OA|企業郵箱|English 全國服務電話:400-0572-666
首頁 > 資訊中心 > 媒體報道
媒體報道
《民生周刊》:實踐丨康恩貝創新産業鏈扶貧作者:《民生周刊》记者 陈文波 发布时间:2017-03-01 来源:http://www.msweekly.com/news/dujiaxinwen/2017/0301/81219.html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願乎其外。作爲一名在改革開放中成長起來的企業家,身處這個偉大的時代,我非常期望能通過康恩貝産業鏈扶貧的實踐,爲東西聯動、精准扶貧探索出一條新路徑。”這是全國人大代表、康恩貝集團董事長胡季強在談到自己參與精准扶貧的感悟時寫下的話。

作爲知名藥企康恩貝的掌門人,胡季強帶領他的團隊近年來參與扶貧攻堅戰,探索出了一條産業鏈精准扶貧的創新路徑。

一年前與副總理的對話

去年3月6日下午,全國兩會期間,國務院副總理、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組長汪洋來到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浙江代表團,與代表們一起審議李克強總理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及“十三五”規劃綱要草案。會上,胡季強作爲發言代表之一,以《落實五大發展理念,創新産業鏈扶貧機制》爲主題,介紹了康恩貝積極參與國家扶貧攻堅戰,實施産業鏈扶貧的實踐和經驗,並提出了相關建議,得到汪洋的高度贊賞。

在發言過程中,汪洋問胡季強:“你們是否有種植基地周邊的貧困人口具體數據?你們有沒有對貧困人口設檔建卡?一些貧困農民往往缺乏勞動能力或技能,不區別對待,可能並不一定真正幫到貧困人口。”汪洋當場建議康恩貝和當地政府合作,通過股份制,讓貧困農戶用土地使用權入股,讓農戶通過分紅獲取穩定收入。

胡季強當場表示:“我回去後,一定認真落實好汪副總理的指示!”

當天的會議結束後,汪洋與胡季強握手並表達了關切之情:“你不但審議發言好、工作也做得好,希望你回去後把企業和産業鏈扶貧工作做得更好。”

這次與汪洋的對話,讓胡季強深受鼓舞,同時也使他重新思考如何真正深度參與精准扶貧這一當前的國家戰略。在近一年時間裏,他踐行著“要把産業鏈扶貧當成後半輩子的主要事業來做”的承諾,加快、加大了康恩貝集團産業鏈扶貧的步伐。在今年全國兩會召開前夕,胡季強特意撰寫了一份長達7000多字的總結材料,梳理和歸納了康恩貝近年來對産業鏈扶貧的探索和體會。

“2016年扶貧有了質的提升”

據了解,去年全國兩會結束後,胡季強回到浙江立即就相關工作做了部署,並在其後多次赴雲南基地,落實産業鏈扶貧工作的深入推進。

4月,胡季強與雲南曲靖沾益區和文山市政府領導進行了討論溝通,啓動了在兩大基地所在的鄉鎮進行全方位精准扶貧的具體工作。8月,康恩貝和沾益區簽訂協議,通過産業扶貧、金融扶貧、教育扶貧,助力該區炎方鄉的500多戶、1600多名貧困人口在2016年實現脫貧,並形成長效的造血致富機制。同時,幫助基地鄉村建立“小康鄉約”,以豐富鄉親們的精神文化生活、提高道德修養。

“由産業鏈入地、農民收入入袋,到扶貧入戶、文化入心,康恩貝的精准扶貧工作在2016年有了質的提升。”胡季強這樣評價康恩貝在過去一年的扶貧工作。

截至2016年底,康恩贝在云南、浙江等地共流转、租用土地近12万亩,累计投入资金逾10亿元,建设中药材标准化、规模化、产业化种植基地,构建起了“种植—提取—生产—销售”的全产业链, 惠及当地困难农户接近2万户,每年每户可因此增收1.5万~7万元(个别土地、劳动力多的可达8万~10万元)。

因爲産業鏈精准扶貧,衆多農民的生活因之而變,人心因之而聚,環境因之而美,産業因之而活,實現了企業興、農民富、環境美的多贏。

胡季強表示,作爲浙江省最大的中藥企業和藥品制劑工業企業,把産業發展和對農村農民扶貧相結合是康恩貝義不容辭的責任。“能夠爲全面脫貧攻堅做出自己的貢獻,這是一名企業家最深沈、最厚重的擔當。”他說。

\

△全國人大代表、康恩貝集團董事長胡季強(右二)在雲南調研其公司的産業鏈扶貧項目。

在雲南再造百億産業集群

根據規劃,未來4年內,康恩貝集團將以雲南爲重點,持續推進産業鏈精准扶貧,計劃到2020年,在雲南、浙江等地累計流轉、租用土地達到20萬畝,其中自有銀杏種植基地+帶動農戶種植銀杏共16萬畝,中藥材和藥用珍稀植物4萬畝,將投入資金20億元,實現工農業産值40億元,在雲南再打造一個百億産業集群。

同時,康恩貝將加快一、二、三産深度融合,從種植、研發、生産、銷售的全産業鏈,進一步向服務端延伸,通過建設銀杏莊園、銀杏生態文化産業園等,讓“旅遊+農業”“生態+農業”真正落地,帶動特色旅遊發展,建成宜居、宜業、宜遊的美麗鄉村。通過以上各種舉措,幫助10萬貧困人口脫貧,惠及100萬農民。

康恩貝將其實施的精准扶貧措施歸納爲五大扶貧工程:就業扶貧、健康扶貧、旅遊扶貧、金融扶貧、教育扶貧。

通過産業發展,雲南曲靖沾益炎方鄉村民變爲了産業工人,除流轉的每畝土地每年有500元租金外,每天還有在地裏打工的勞務收入,公司基地所在的來遠村由原來的炎方鄉貸款第一村變爲存款第一村。村民郝宗發一家4口人,有耕地80余畝,原來純收入只有1.3萬元,土地流轉後,租金加上勞務收入,每年純收入達8萬余元,5年時間就還清了所有貸款,還建起新房,並買了轎車。

根據康恩貝和沾益區政府簽訂的協議,由區政府牽頭,以炎方鄉建檔立卡484戶貧困戶爲主體向信用聯社貸款,戶均5萬~20萬元。康恩貝作爲擔保平台,以企業帶動貧困農戶獲得小額到戶扶貧貸款,貧困戶自願以所貸資金作爲股金入股希美康公司,參與特色優勢産業項目開發。對獲得貸款的貧困農戶,康恩貝負責按期償還貸款,並按不低于6%的利率每年定期定額兌現給農戶進行分紅。

康恩貝在總結其對扶貧路徑的探索時,這樣寫道:

“産業鏈扶貧”成功地將産業發展與精准脫貧有機銜接起來,通過自建原材料基地等方式,將幫扶企業和被幫扶村(農戶)捆綁成“利益共同體”,將産業鏈牢牢根植于農村,將産業鏈從第二産業延伸到第一産業,既讓農戶在産業發展中分享收益,又讓産業在扶貧實踐中取得發展,促使産業鏈末端效益源源不斷地回溯至産業鏈源頭,成功地將貧瘠土地多、老弱勞動力多等致貧因素轉化爲增收致富的優勢資源,實現了“富民強企”的雙贏目的。

這或許值得其他地區或企業學習借鑒。

(《民生周刊》记者   陈文波)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