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企業郵箱|English 全國服務電話:400-0572-666
首頁 > 資訊中心 > 媒體報道
媒體報道
【金华新闻联播】“产业链”催“富” 从“一穷三代”到“摘帽快跑”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30 来源:金华新闻联播

 

  企業不送錢不送物,農民不離鄉不離土。在習總書記發出的脫貧“總攻令”下和國家東西協作扶貧攻堅的大戰略中,從蘭溪發展起來的浙江康恩貝集團的“産業鏈扶貧”受到國務院副總理汪洋高度關注。“一條産業鏈,受益雲南百萬人”的背後究竟蘊含著怎樣的發展邏輯和脫貧路徑?本台從今天起推出系列報道《“産業鏈”扶貧的“催化效應”》,今天播出第一篇。雲南省曲靖市沾益區炎方鄉的來遠村一度經濟落後,村民世代生活貧困,但現在,在“産業鏈”扶貧的帶動下,村民紛紛摘掉“窮帽子”,一躍成爲遠近聞名的“存款第一村”。

  眼前正忙著招呼客人的村民叫郝仕翔,是來遠村的一位農民。這兩天,家裏的新房落成,他正忙著宴請親朋好友和鄉鄰。

  郝仕翔家的新房共兩層,建房加裝修共花了20萬元,按當地的收入水平,這是一筆“巨款”。

  雲南省曲靖市沾益區炎方鄉來遠村村民郝仕翔說:“不敢想,不敢想,在以前我根本不敢想(造新房)。”

  新房的對面,就是郝仕翔一家四口住了近20年的老房子。

  “進來有黑煙,下雨容易滴,條件確實差了。”

  “紅燒肉、酥頭(肉)。”

  “感謝方總。謝謝,一二三,幹。”

  郝仕翔敬酒感謝的方總叫方華榮,是康恩貝下屬子公司——雲南希美康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在郝仕翔看來,正是希美康的到來讓生活發生了質變。

  雲南省曲靖市沾益區炎方鄉來遠村村民郝仕翔說:“公司來了後(生活條件)確實改善了。現在我這個房子,前三年我根本不敢想。”

  短短幾年就蓋起了新房,曾是貧困戶的郝仕翔的底氣究竟從何而來?

  第二天,記者來到他務工的銀杏基地,幾百名村民正分散在田間勞作。郝仕翔給記者算了一筆賬,這幾年,他把土地流轉給希美康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加上夫妻倆在公司的務工收入,每年穩定入賬6萬元以上。

  雲南省曲靖市沾益區炎方鄉來遠村村民郝仕翔說:“以前我們種3、40畝地,毛收入2萬塊錢。現在(土地)租給公司,租金還給我們2萬塊錢,我們就不要操什麽心。”

  安居才能樂業。和村民郝仕翔一樣,腰包鼓起來的來遠村民,第一件事就是建房。所以在來遠村,新房和舊房比肩而立,正成爲百姓從貧窮走向富裕最直觀的證明。

  雲南省曲靖市沾益區來遠村黨總支書記蔣昌會說:“最近兩三年,我們村建起來的新房達到總體的百分之90以上。住房在全鄉是最好的,存款最多的,私家轎車最多的。”

  來遠村的三個“最”,既是扶貧的成果,也是脫貧的方向,和郝仕翔一樣,來遠村幾乎所有村民都受益于康恩貝的“産業鏈”扶貧模式。

  雲南省曲靖市沾益區炎方鄉黨委書記顧開吉說:“凡是流轉土地,和在裏面(公司)打工的。就能夠保證有房甚至有車的,這在我們當地就算比較富裕的了。”

  盡管村莊缺少規劃,村容還欠整潔,來遠村民匆匆走在由貧變富的路途上,只有經曆過真正的貧窮才能感受其迫切之情。在一些“産業鏈”扶貧尚未覆蓋的鄉村,貧困戶的日子依然非常艱苦。

  雲南省曲靖市沾益區炎方鄉磨嘎村委會副主任楊國兵說:“現在建檔立卡的(貧困戶)有62戶。”

  在炎方鄉的磨嘎村,貧困戶楊興才在寒冬裏還是穿著一雙拖鞋。黑漆漆的屋子裏,挂在竈台上方的幾串臘肉是唯一的亮色。

  雲南省曲靖市沾益區炎方鄉磨嘎村村民楊興才說:“省著點吃吃,(平常也不舍得吃)嗯,對。要來個親戚朋友切下點來就好。”

  楊興才和老伴二人種了10多畝地,靠天吃飯,效益不高,每年收入刨去成本所剩無幾。

  而曲靖市是雲南的貧困大市,雲南省每7個貧困人口中曲靖就占1個。截至去年,全市尚有66.64萬貧困人口,居雲南省第二,曲靖每6個農村人口就有1個是貧困人口,貧困程度之深,脫貧任務之艱巨,可想而知。而康恩貝,以“産業鏈”切入曲靖市扶貧攻堅的主戰場,目前已流轉土地4萬畝,覆蓋了包括來遠村在內的炎方鄉五個村,每年支付土地租金2000余萬元,農民工工資2200余萬元。

  雲南希美康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方華榮說:“黃顔色的區域已經全部種上銀杏樹,這邊這個村完全已經走上致富之路。2019年是磨嘎村委會(開發)。”

  讓人期待的是,楊興才所在的磨嘎村,有望在2019年享受到康恩貝“産業鏈”扶貧帶來的紅利。

  雲南省曲靖市扶貧辦副主任姬興波說:“通過企業的産業鏈扶貧,架起了從西子湖畔到珠江源頭一條社會幫扶、企業幫扶的一條通道。産業鏈扶貧有一個全程帶動,在這個過程中,他(村民)獲得了收益,同時他也增強了依靠自己的力量勤勞致富的信心。”

  今年7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甯夏回族自治區固原考察時指出,發展産業是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康恩貝的“産業鏈”覆蓋之處,當地農民普遍通過“流轉+務工”的模式實現了脫貧致富。而康恩貝的“産業鏈”,俨然成爲了一條“化腐朽爲神奇”的“魔力鏈”,這條“産業鏈”的魔力究竟從何而來?請繼續關注系列報道《“産業鏈”扶貧的“催化效應”》。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74号